“她们”的故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蓝梅故事 > “她们”的故事 >

《微笑》康复全纪录-离开令人怀念的加护病房4B1

发布时间:2017-02-24来源:施雪蕙 《微笑》 作者:施雪蕙(台湾)

        原本早早就可以离开加护病房,但是看着那支还在冒泡的引流瓶,我跟徐医师耍赖要再等一些天,看肺部的伤口会不会就愈合,我实在很怕带着胸管出加护病房。不过最后李教授还是帮我换一个可以挂在身上的引流袋,这样我不用再带着一个很重的引流瓶到一般病房,真的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最后3、4个礼拜,除了打针这件事之外,所有的事我都自己来。护士还开玩笑说干脆再教我打针,我很快的回答她们:「那我会先昏倒给你们看!」。在4B1的日子,真的很令人怀念!刚拔掉气管内管后,护士淑玲就问我要不要洗头发,我还问:「她们可以进来帮我洗头发啊?」,淑玲:「我帮你洗!」,当初我还在想我有没有听错,护士要帮我洗,没错,淑玲真的帮我洗头发,我好惊讶又感动!在4B1每星期都会洗一次头发,后来有一位刚生产完动手术的病人,因为还算在坐月子,护士还去买干洗头发的粉来帮她洗头发哪!护士们知道我吃不到外面的东西,所以有时间她们也会做东西给我解馋。寂云就煮过好几次面线羹给我吃,伟华也包过〝香草水饺〞,还有淑玲也拿过好几次点心给我,即使出了加护病房,4B1在中元祭拜时,淑玲也装了2碗满满的出来给我吃。琪玉知道我编的狗狗里面的铃铛没了,回台中时还帮我去找铃铛。穗娥还让我自己练习擦澡,那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!这群白衣天使帮我创造了许多珍贵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除了身上的那条胸管让我不自在之外,我在4B1过的还真是如鱼得水,没有任何外在的压力,身体动一动、吃吃喝喝、编编狗狗,就这样过一天。我记得有一天,我还告诉徐医师说:「你像不像在养一只会运动的猪!」。

        ICU的病人,都是面临生死存亡的占绝大多数,因此相对的,护士们的责任和压力也异常的沉重。我在4B1时,可能是最清醒的一个病人,护士们的一举一动,我都看在眼里。她们一个人要照顾2、5到3个病人,尤其像我刚完成手术,还需要一对一的照顾,护士们的人力就更吃紧了。虽然我们看护士们都神采奕奕,其实她们都有或多或少的职业病,腰部、手腕的伤害好像最多。有些老婆婆老公公即使手脚都被绑住,还是会〝玩大便〞,护士们又要去处理善后,真的很辛苦!如果又碰上不配合运动的病人,一定很头痛吧!因为医师一声令下,护士们就要执行,而真正面对病人的是这群护士,她们必须承受的是两方的压力!!

        手术完后在ICU的这段日子,是复健的关键期,越早动越好,越多动越有体力,这是我的体验。常常看到医护人员为了病人不运动而苦恼不已,我真的非常不解,尤其是移植后的病人;移植前,只为了生存下去而拼命的喘息,移植后却视〝复健运动的喘〞为畏途!我不禁怀疑,难道人性真是如此吗?顺境时就忘了逆境的痛!!

        正如淑珍所言,“移植的病友和加护病房的护理人员有着特殊的革命情感”,一点都没错,移植后张开眼睛,看到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,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,再经由护士的搀扶才站起,进而摇摇晃晃地踏出第一步!如果要形容4B1在我生命中占着一个怎么样的地位,我会毫不迟疑的说:「4B1就宛如我第二个母亲的子宫!一个重新孕育我出来的地方!」,我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4B1!!